Love Killer

没有对比就没有差异,加把劲。

战火愈烧愈烈,人们疯狂地杀戮,鲜血染红天空,胜利者在尸体上宣告终结。一双冰冷的双眼躲在岩石后静静看着他们,看透了世间的污秽,他已冷漠无情。刺眼的红沾满双手,他为自己劈开一条生路,刀刃上滑落而下的血珠滴在他的脸上,熟悉的味道。尽情地屠杀,这是唯一能平复他空虚的心,由此从中获取激烈的快感。

一战完,他眼里依然是令人生畏的冷静。

我是吸血鬼,以嗜血为生。但与其不同的是我的血液成分中还流有一半的人类血统。不知是什么时候,我发现自己对鲜血有着无法抑制的渴望,也渐渐有了吸血鬼才有的特征。但怕被家人所察觉,我不得不忍受那红艳鲜血的诱惑。 只能每天抓些倒霉的小动物,以此存活。可我明白这样远远不足以满足我的需求,欲望终究会突破我的能耐。

在一次不受控制的爆发之后,我知道我不能再待下去了。为了不再与家人相见,我深夜偷偷离开了小镇。去了遥远的荒野,栖息在漆黑的洞穴,与蝙蝠为伴。

我原以为这样的生活会一直持续下去,然而就在一个美妙的夜晚…夜空点点繁星,圆月高挂空中洒出的亮光映照在大地上,我看见了——露出沾血獠牙的人类。不,应该不是人类,我揉揉惺忪的双眼,不可思议地望着眼前的景象。倒在血泊中的兔子还在微微抽搐着,披散着银发的人蹲在地上品尝着猎物的美味鲜血。似乎是察觉到了周围的动静,他停下动作起身,我放轻脚步将自己掩藏得更深,然后静静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。紫色双眸的视线停留在我的方向的一刹,我呼吸一窒,心脏咚咚跳得厉害。

以我的隐藏本能,几乎没有一个猎物能发现我的存在。这个人也不会例外。但是现实却给了我的自信心一个巨大的冲击。按在侧脑的手渐渐施力,我不禁痛呼出声。无奈双手被压制只能妥协,他见我不再挣扎,便放松了力道,发问:“你在干什么?”,我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,“路过——”“说谎。”“啊啊啊疼疼疼!!”就算这次能逃过一劫我身上也会有不少淤青了吧。他的双眼充满警告意味地直盯着我,仿佛绝不容许有任何谎言漏出。但尊严总是会驱使人违背自己的本意。“先不说这个…你不是人类吧。”我看着他眼底还未褪去的淡红色,“是啊,要不然早把你解决了啊。”他面无表情地说道。涌上来的欣喜和兴奋一下子将我吞没,孤独的泪水终于从我的眼眶溢出。

未完成稿。

想到很多但又画不出来这是最(气)难过的的,fuuuuuuuuuuck( ͡° ͜ʖ ͡°)!

给自己的一句话

黑历史不要删,

黑历史不要删,

黑历史不要删,

(除特殊情况)

这样就可以形成对比,进步了吗?

小练笔(4)

嘈杂的街道,一位男子正低头吸着烟,吐出的烟雾模糊了视线,阴暗的角落里看不出他的情绪。他沉着脸,无神的双眼盯着鞋尖。

“好慢。”他突然抬起头发话,“唉~哥哥我明明藏得很好嘛……”远处缓慢走来的人看似神情失落,却又语气轻佻地说道。

烟头被掐灭,男子望向在他面前一脸邪笑的人,“干什么……”,“你不觉得很呛吗?”他又将被扔在地上的烟摩擦着踩了又踩,“况且我不建议你对这种东西上瘾。”

“……”男人跟上倒步走的他,“几年了,你一点都没变。”他突然开口。“是吗,被夸奖了我好高兴哦。”他依然是一脸笑意,男人一声嗤笑,道:“是啊,还是一样的厚脸皮。”意料之中,他无奈地摊摊手,默认了这个评价。

“好啦好啦,我承认我是,快走吧。”他转过身继续前进,在冷风中他压低了帽子,勾起的嘴角形成了好看的弧度,“你也不例外。”他又补上一句。

看到别人的脑洞,有个想法。


如果害格瑞灭族的是登格鲁星的人就,非常好玩了!


格瑞会怎样面对事实呢?


毕竟“对方”是杀过自己的亲人,但又救过自己的人。


我是刚入坑不久,有可能有人早想到了∠( ᐛ 」∠)_


撞车就删了。

完成鼠绘两个,

有时候理解素描困难啊…努力吧。

小练笔(3)

沉重的铁球撞击地面发出刺耳声响,身躯被枷锁牢牢地束缚住,肮脏的囚服破旧不堪,大片淤青残留在裸露的皮肤之下。我是个罪孽深重的人。视线恍惚地飘向前方,狱警嫌恶的眼神令我作呕,手上的力道也抓得我头皮发痛。我闷声不反抗,不是因为懦弱,也不是因为弱小。我应当接受这恶毒的惩罚。也许是有人在招呼他了,才停下肆虐的手,毫不留情的将我摔置一旁,似乎是兴奋着下一轮的鞭笞,临走时还回味般的打量着他所作的伤痕。


我落魂地靠着墙壁倒下,昏去。眼前浮现的是鲜明的血迹和冰冷的尸体,还有……我手上沾满血的水果刀。尖锐的嘶喊声划破耳膜,心跳已经达到了极速。然后,我被打入了地狱,背后隐隐发痛,象征着恶魔的黑翼正在我体内慢慢生长。我知道我再也回不来了。冷汗浸湿了衣襟,我被这噩梦般的回忆惊醒,神经再次受折磨,我已痛不欲生。看向四周是囚禁自由的牢房,也许这是一次洗礼……说不定。



无聊得快吐了——

小升初终于考完了!暑假终于可以学素描了。

送给朋友生日的一只恶魔x天使(?)。

画画上色很渣,毕竟我还没有打好素描基础…到时候去学我真怕我没毅力了,(懒癌)但我发现我还挺喜欢绘画的。

球球是瞎凃的,没质感看起来真难受。

p.s成绩下来就死定了。

小练笔

天色已被染成暗色,繁灯闪烁映照出一片虚假的梦幻。窗外的朦胧世界忧伤地哭诉着,涌出的泪水打乱了心律。他们搂抱着冰冷躯体,不再言语。惋惜着从前,悲叹着现在,沉浸在幻想之中的心脏,腐朽不堪。恍然间,感到身心疲惫,伤痕被一次次地无情剥开,流出鲜红温热的液体。不安又渴望地抓住隐隐作痛的地方,有若有无的跳动告诉你你还活着,但自己却再也无法感觉到它的温度了。

来自一个无救的绝望世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