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ve Killer

没有对比就没有差异,加把劲。

血液的味道充斥鼻腔,双眼突兀的羊头散发着恶臭,悬挂在墙壁死死地盯着我。背后倒五角星的血痕撕裂着我的身躯,我知道象征着黑翼的根源正在体内疯狂滋长,双手早已沾染了肮脏的鲜血,地狱似乎向我发出邀请。

他们说,快开门,让恶魔进来。

我骨髓里的躁动因子将吞噬我的意志,成为杀死我的魔鬼。我的双眼早已猩红,我知道我毫无胜算,我终究将被侵蚀灵魂。

我已无力向死亡怒吼,仅剩空虚肉壳麻木地等待审判。钝器怀着杀戮的野心,我痛苦地呐喊宣告终结。而他们说。



快开门,让恶魔进来。

我果然还是无法面对卑微内心啊,灼热的脸颊被不堪回忆所束缚,连同那懦弱灵魂一并堕落地狱。为什么还要这样折磨我呢……?我已神志不清。

我会精神错乱吧,然后像个疯子一样做着常人无法理解的事情 。

我已被逼得毫无退路。我也许会拿起刀尖,但那终究是幻想。

我终究会被“强迫致‘死’”。

我讨厌这样……


我恨透了,可一个“哑口”者又能作何抵抗?

*你问他为什么不再穿那双粉色拖鞋了
“Pufff,因为我准备‘改过自新’了呀~”他摆出无奈的表情笑着摆摆手。
*你沉默了一下,别过头让微弱的烛光照在自己的脸上
你看到了无数倒塌的废墟,他们“倚靠”在一起,仿佛一群劳累又虚弱的伤员,纷飞大雪覆盖了他们的面容,仿佛一柱柱悲壮的大理石像……你看到了窗外飘散的尘埃。
*见他不再说话,你回过头去,结果看见他深邃的眼神也无神地朝外面望着
*空气因冰雪而凝固了,你感到心底有些凄凉
“真是……一幅美景啊。”
*他从灵魂深处颤抖地传出一阵嗤笑
“Heh...kid.你问我为什么‘作’了那么多改变?”
*他直起身离开了靠背
他漆黑空洞的眼眶与他一成不变的笑容真不相称。
*他从口袋缓缓抽出一条破旧不堪的围巾,那熟悉的红色刺痛你眼帘
*他熟练地将它一圈一圈套在脖子上
“Yep––”
*他闭上乌黑的眼睛深吸了一口,即慢条斯理地吐出
“你知道的……”
“因为它,实在太痛了。”
*他告诉你他试过一切方法尝试自杀,但有东西想千方百计折磨他,他已经累了
“而且我能感到那个混账玩意儿就在这某处。”
“可我怎么也找不到‘它’”
“……所以我把能摧毁的地方通通搜了个‘面目全非’”
*你有些惊诧地微张双唇,轻轻颤动着似乎想吐露出什么
“不过不用担心~”他俏皮地闭上另一只眼,
“因为我现在已经找到了他!”他略显病态的笑声回荡在残缺的酒廊中,愈发心绞与不安冲撞你的胸口。
*小子你现在感到良心的疼痛了吗?
他将头颅埋在胳膊里,锋利指骨抓扣着眼眶,他被黑暗吞噬的眼里,好像藏着什么不可预知的东西,那意味着什么?不甘的泪水?或是,倒映着什么——…?
*“坏时光谁都不想经历,但它现在烙印在我脑内挥之不去。”
他太过冰冷刺骨的视线盯着你的双眼,不离
*“我必须得忘记。”
*“所以拜托你,和他们一起陪葬好吗?……”
*阴暗下狰狞的面容带着恳求和疯狂威胁般地点燃回忆的战火。
*……又来了!
过往的伤痕好像重新回归于自身。
……你可不要太过‘火’。

即兴作笔(根据配词更改)

我怎么会有这种感觉?

我正从这美景之中脱离。

我正在沉沦,下降更快。

‘knock,knock'谁在那儿?

那不是我的笑声。

不是我,我的身影,

在模糊的彼岸,

遥远的“天”处 。

我的承诺打破了我的底线,

我的言语导致了我的过失。

我正在坠落,坠落更深。

我快被淹死了。
(深渊在凝视着我)

一切终究是,

在迷失自我,

我意是逃离,

亦是无法脱身。

我怎么会有这种感觉?

我的影子正在越来越淡。

这究竟是谁做的?

或是,谁造成的差错?

我被称为复仇,复仇。
(我的双眼已被它所唤醒)

我奔离于这场对戏,

但我一并会将你拖入地狱。

原谅我的创作,

但它依然特殊,

从这里夺去它吧。
(该是你摧毁它的时候了)


在我未将沉睡的时候。
[I will have a ‘bad' time.]






hey…;-)WAIT,BRO.











<*/BUT/ YOU––WILL HAVE A BAD TIME TOO~…FOREVER!!!>

|但是你!唯独你……最好给我去死一死!!!|



我有种莫名的情感病,抑郁、痛苦、绝望,生不如死,抱歉,都不是。

在我体内凝聚的黑气云雾般缥缈,暴风前的宁静,起舞着撩动、挑拨交错的控制线,拨弄神经的死结,情感的波浪此刻奔涌而来。

抑制不住的呕吐感与兴奋感混缠在一起,大脑的晕眩狠狠把它搅烂。

TELL ME,TELL ME DOCTOR,WHAT'S WRONG WITH ME?

厌恶的白色没有作答

TELL ME DOCTOR,PLEASE TELL ME...

白影直起身,他说我得了一个病,一个复杂的病,但他又告诉我只要一直休息就好了。

随后我悲愤地、不解地,自暴自弃下去。

…………

再次见到他的时候我虚弱之后的时间了

冰冷冷的眼神告诉我啊——只要杀掉你讨厌的人就可以了

他真是个恶人,居然迫使我那么做了

手上沾染的血迹使灵魂肮脏不堪,但心里却是说不上来的愉悦

我望向那个和我一样面具的人脸,

HAPPY HALLOWEEN.


随后他便将我一齐杀死了,我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做。

还记得他那天告诉我的,我得的病症。

是一个十分罕见,十分……无趣的 。

他说 ,

病名

为爱啊 ,

爱深即恨—— 。
















爱 极 生 恨 。

练笔(不计数今后)

那透明的色泽闪出的棱角好像随时会碎裂,空白无尽一处渐渐崩塌,暗黑色的是裂缝,是缺口,是毁坏的一片纯净,永远无法擦掉的伤痕就让它永远的留着吧。

有污点的时候就闭上眼,厌恶的时候就勒紧绳索,憎恨的时候便去打量那血痕。





但,坠落之时可千万别了结了虚无。

战火愈烧愈烈,人们疯狂地杀戮,鲜血染红天空,胜利者在尸体上宣告终结。一双冰冷的双眼躲在岩石后静静看着他们,看透了世间的污秽,他已冷漠无情。刺眼的红沾满双手,他为自己劈开一条生路,刀刃上滑落而下的血珠滴在他的脸上,熟悉的味道。尽情地屠杀,这是唯一能平复他空虚的心,由此从中获取激烈的快感。

一战完,他眼里依然是令人生畏的冷静。

小练笔(3)

沉重的铁球撞击地面发出刺耳声响,身躯被枷锁牢牢地束缚住,肮脏的囚服破旧不堪,大片淤青残留在裸露的皮肤之下。我是个罪孽深重的人。视线恍惚地飘向前方,狱警嫌恶的眼神令我作呕,手上的力道也抓得我头皮发痛。我闷声不反抗,不是因为懦弱,也不是因为弱小。我应当接受这恶毒的惩罚。也许是有人在招呼他了,才停下肆虐的手,毫不留情的将我摔置一旁,似乎是兴奋着下一轮的鞭笞,临走时还回味般的打量着他所作的伤痕。


我落魂地靠着墙壁倒下,昏去。眼前浮现的是鲜明的血迹和冰冷的尸体,还有……我手上沾满血的水果刀。尖锐的嘶喊声划破耳膜,心跳已经达到了极速。然后,我被打入了地狱,背后隐隐发痛,象征着恶魔的黑翼正在我体内慢慢生长。我知道我再也回不来了。冷汗浸湿了衣襟,我被这噩梦般的回忆惊醒,神经再次受折磨,我已痛不欲生。看向四周是囚禁自由的牢房,也许这是一次洗礼……说不定。



无聊得快吐了——